<i id="nz9db"><menuitem id="nz9db"><noframes id="nz9db">
<span id="nz9db"></span>

      <address id="nz9db"><address id="nz9db"><nobr id="nz9db"></nobr></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nz9db"><listing id="nz9db"></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nz9db">
          <address id="nz9db"></address>
            <address id="nz9db"><th id="nz9db"><progress id="nz9db"></progress></th></address>
              <address id="nz9db"></address><noframes id="nz9db">

                新聞中心
              1. 公司新聞
              2. 媒體報道
              3. 行業動態
              4. 媒體報道
                《南方新聞網》呂立懋:“拼”出精彩的“逆行船長”
                發布日期:2020-04-01 瀏覽次數: 字號:[ ]

                       3月12日早上0630時,中遠海運散運租入船“長江經典”輪在湛江港完貨開航。湛江港,是該輪這一航次的第三個裝貨港,之前兩個分別是大連和上海。從2月25日船靠大連,到3月12日湛江完貨開航,中遠海運散運運營調度部貨監室呂立懋船長與同事一直在緊盯船舶動態,指導船舶裝貨。期間,他先后北上大連,南下湛江。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這段特殊日子里,他始終是那個為了給客戶提供更優服務,為了維護公司利益而奔波在路上的堅定“逆行者”。


                為了客戶和公司的利益,他選擇逆行而上

                       “長江經典”輪該航次執行的是中遠海運散運攬取的自營拼裝貨任務,服務的客戶是國內兩家知名鋼廠,貨物多數為成品鋼材,收貨人都是鋼廠的戰略合作客戶。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收貨人對能否按期收到貨物極為關注,這也將直接影響到鋼廠和收貨人今后的合作??梢哉f,鋼廠選擇中遠海運散運來執行這次特殊時期的運輸任務,既是對中遠海運散運的信任,也是對中遠海運散運的考驗。這其中對中遠海運散運的“利害”不言而喻,如果該航次得到順利執行,那么中遠海運散運與兩家鋼廠今后的合作關系會更加緊密,如果稍有差池,將會給中遠海運散運今后的業務拓展蒙上陰影。

                       作為一名有著多年一線船舶工作經驗的船長,呂立懋深知拼裝貨對裝船要求之高,更何況受當前疫情影響,相關港口的碼頭工人并沒有完全復工,再加上“長江經典”輪是租入船,在裝貨各個操作環節中或多或少存在著磨合和配合的問題,公司派員現場專業指導船舶裝貨跟遠程指導的結果是完全不一樣的。為了確保本航次的運輸服務質量,維護公司和客戶利益,運營調度部決定安排貨監室員工赴現場協助船舶執行本航次拼裝貨業務。

                       作為室內比較年輕的員工,在這種特殊時期出差,呂船長說他責無旁貸,更何況自己還是一名黨員。

                       疫情期間出差,勢必會面臨著被感染的風險。面對這個問題,呂船長說他有信心確保自己的安全。一是因為公司為他提供了包括口罩、手套、消毒酒精等在內的全套防護物資;二是自己在船上干了這么多年,安全意識強,只要“在戰略上蔑視病毒,戰術上重視病毒”,就一定能夠保護好自己。

                       就這樣,為了客戶和公司的利益,呂船長在疫情期間選擇了逆行而上。

                連一碗泡面都成為奢侈品的大連之行

                       2月25日,呂船長開始了他在疫情期間的出差之行。

                       到達廣州白云機場后,疫情帶來的緊張氣氛還是超乎他的想象。在這個全國第三大機場的候機大廳,有的地方竟然一眼望不到人,等待乘機的乘客寥寥可數。登上飛往大連的航班后,呂船長發現飛機上座率只有十分之一左右,旅客之少,在他的出行歷史上創下了記錄。

                       為了更穩妥地做好保護,從廣州到大連四個小時的時間里,呂船長沒喝一口水吃一口飯,始終帶著口罩。

                       安全抵達大連后,呂船長住進了中山區友好廣場附近的一家酒店。為了減少跟外界的接觸,呂船長準備用泡面來解決用餐問題??删褪窃诖筮B這一地標性區域附近,他走了差不多一公里,才好不容易找到一家開門的超市,買到幾碗泡面,再加上自己帶來的牛肉干,這就是他這幾天在酒店的口糧了。

                       吃住妥當后,呂船長全身心投入到工作當中去。根據掌握的最新消息,因為部分貨物通關手續未辦妥,已經于24日凌晨抵達大連錨地的船舶要等到26日才能靠泊,這意味著要損失兩天船期??紤]到代理和相關部門都處于輪值上班模式,有進一步提升工作效率的空間,呂船長協同相關部門加強與貨方的協調溝通,最終在25日中午前辦完了所有貨物通關手續。船舶也于當天1400時順利靠泊大連和尚島港10#泊位,比原計劃提前一天。

                       疫情期間,碼頭人手異常緊張。根據了解,25日下午沒有工班,預計最早26日夜班才能安排裝貨。除了靜靜等待,還有別的辦法嗎?呂船長再次拿起電話,與港方進行深入溝通,經過一番努力爭取,25日2350時,碼頭給船舶派來一個工班,26日0130時開裝,比原計劃提前一天。

                       在裝貨過程中,“長江經典”輪大副發現4艙后第2排有一件貨物變形,根據現場情況,初步判斷是貨物本身質量有問題。船長擔心收貨方拒收,當場表示拒裝該件貨物。呂船長抓緊與貨代聯系,得知貨主擔心回廠修理會耗時過長,耽誤裝船,還是希望該件貨物能按計劃裝船后,他充分發揮橋梁紐帶作用,積極與各方溝通協調,最終說服船長同意對該件貨物做特殊批注后裝船,這樣既滿足了客戶要求,又可以保證船方順利交貨,也可以使公司避免因少裝貨而減少運費收入,實現了“三方共贏”??紤]到艙容還有調整余地,為了避免發生貨物變形,同時進一步提高裝貨效率,呂船長現場將大連港貨物由原計劃裝4排3層更改為5排2層。

                       克服各種困難后,呂船長圓滿完成了大連的出差任務。船舶將開往下一個裝貨港上海,受當時上海疫情防控規定影響,呂船長不得不放棄到上海出差的計劃,回到廣州開始了居家隔離,并與其他同事一起遠程指導船舶在上海裝貨。


                連熬兩個通宵的湛江收官之行

                       3月9日,呂船長再次踏上出差征程,來到湛江,與“長江經典”輪匯合,完成該航次最后一個港口的裝貨任務。

                       呂船長此次出差湛江面臨的一個最大難題就是必須將船舶完貨吃水調整至符合第一卸港的吃水限制。

                       船舶在離開上海港時發現吃水差較大,如果在湛江港也無法將吃水調整過來,那么船舶將不能滿足船第一卸港進港限制吃水9.45米的要求,到時要么選擇在卸港錨地駁卸部分貨物或減載碼頭減載后再進港,要么選擇繞航更改港序,但無論哪種選擇都會產生較大的經濟損失。

                       所以此次湛江之行是對呂船長精神意志和業務能力的雙重考驗。

                船舶裝貨過程中的實際情況比之前掌握的還要復雜。

                       3月10日凌晨,在開始對1艙進行裝貨時,港方提出,因1艙剩余艙容空間較小,且呈三角形,未給鏟車留出足夠的安全操作空間,1艙前面暗艙位置9米艙容無法裝貨。

                       本來是寄希望通過1艙多裝貨將吃水調至接近平吃水,港方的意見宣布了這一希望的破滅。經過反復論證,呂船長決定1艙由原計劃裝20噸以上大卷,改為裝16噸及以下的小卷,使用的鏟車尺寸也相應小了很多,可以正常作業。但由于1艙后部在上海比原計劃多裝一排,導致剩余空間太小,鏟車操作受限,最后1艙前部暗艙內還是有2米艙容無法裝貨,比原計劃少裝1排。經核算,呂船長決定將1艙少裝的1排卷鋼調整到2艙,這樣既能保證完成計劃裝貨量,也為將吃水調整到符合要求打下了基礎。

                       在解決1、2艙的問題后,呂船長根據實際裝貨情況指導船舶對3、4、5艙貨物分別進行及時調整,并要求完貨前在1艙和5艙各留400噸貨物用作調水尺用。經過不懈努力,在12日0200時完貨,并最終將完貨吃水調整至第一卸港限制吃水范圍內。連熬兩個通宵,呂船長不辱使命,保證了船舶按時按要求開航,為大連和湛江兩次特殊的出差之行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3月13日,呂船長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廣州住所,開始了又1個14天的自我隔離。

                       “就算疫情時期,我們優質服務的標準也絲毫不降低!”呂船長用他最美的逆行生動詮釋了中遠海運散運“客戶至上”的服務理念。

                       在采訪的最后,呂船長一再謙虛地表示,他只是做了自己應該做的。在拼裝貨這個業務鏈條上,“逆行者”不光他一個人,還有貨監室的其他船長們,以及經營部門的其他同事。他們不光在疫情期間堅守崗位,平時也無論節假日,走南闖北拜訪客戶,現場指導船舶裝貨,用自己的腳步架起與各方合作伙伴的橋梁,用自己的汗水擦亮拼裝貨這塊差異化服務的金字招牌。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2015天网行动